2009-08-14 11:54:02
  当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攻破北京外城时,明朝崇祯皇帝走投无路,自缢在景山东坡的一株槐树上,这位亡国之君生前性多疑而刚愎自用,对周围的人几乎一概不信任,却与田妃有一段琴缘。  一次,崇祯和田妃在一起,田妃抚琴弹奏起来。那纤纤素手,灵活的指法,行云流水般的琴声,使这位皇帝陶醉了。崇祯执着田妃的手,笑问:“卿家如此妙技,何以长期秘而不露?”田妃跪奏说:“妾身不敢以贱艺干扰君王。”崇祯叹道:“朕日夜为国事操劳,偶聆雅奏,也足以抒郁闷、畅胸怀,妃子何必过谦。”此后,崇祯每当心情郁闷时就到田妃宫中听琴释闷。这当然会引起其它嫔妃的嫉妒,皇后也不高兴。  一天,崇祯在田妃处听琴后信步来到周皇后的正宫,皇后见到许久没有驾临的圣上,很是高兴。不料崇祯兴冲冲地向她大谈田妃的高超琴艺,并问皇后:“皇后也能抚琴吗?”周后是何等聪慧的人,她抓住时机,正色回答道:“妾身自幼只懂得养蚕织布而已,抚琴实所不能。但不知田妃是从什么人那里学来的弹琴技艺?”这位多疑的君王一听此言,立刻颜色大变,他听到了皇后的弦外之音。  “谁教她的琴?难道她出身微贱,是个下流胚子?”带着这个疑问,一天他又驾临田妃后宫。他不露声色,仍命田妃抚琴,当一阕终了,崇祯便问:“妃子如此高手,不知从何人所学?”田妃回答说:“妾身幼时从臣母所学。”崇祯的问话引起田妃的疑虑:莫不是皇上对我出身门弟有所怀疑?这可关系到我和娘家满门的身家性命!怎么办?怎么才能解除这位多疑主子的疑虑呢?田妃陷入了困境。亏得她的一个贴身亲信给她出了个主意,这才愁云尽散。  这天,崇祯又来听琴,田妃找个机会跪奏道:“下月初一,是妾身贱辰,恳请恩准召臣母进宫一会。”崇祯认为是例行之事,自然照准。到了这天,田妃的母亲早早就进宫来了。田妃把自己弹琴见疑的事对母亲讲了。她母亲想了想说:“千万不要再向皇帝解释了,那样会更露痕迹。今天是你的生日,陛下可能降临,到时我像无意似地弹奏一阕妙曲,使琴音代你解释,这样不更好吗?”于是,母女焚香置琴,只等崇祯驾临。  崇祯果然来了。未入宫门,就听得泠泠琴声,比田妃又高出一筹。驻足细听,竟是琴曲中难度最大的《广陵散》。崇祯不忍打断琴音,不肯进宫,但已被宫内的田妃望见,立即与母亲出门迎驾。崇祯进入宫室,忙不迭地问:“方才是何人弹琴?”田母立即跪奏:“臣妾不知驾到,有扰圣听,罪该万死。”崇祯道:“妙技已近乎神,方才奏的可是《广陵散》吗?”“
2009-08-12 15:14:40

  “燕南瑞雪得一剑,赵北鹰声合瑶琴。”这是我爷爷盖叫天自选撰书的一副楹联,一直悬挂在杭州燕南寄庐百忍堂的柱子上。

  五十多年前,我们随爷爷在杭州练功学戏时,冬天下雪是经常的事,杭州的雪景是很美的,尤其是西子湖,在四面环山的怀抱中一旦大雪纷飞,即会呈现出“压白万山颠,衬黑一湖水”的美妙景象。每遇瑞雪纷飞,我们扫清院中平台的积雪,爷爷把长袍的大襟往腰带上一掖,左手提着青钢剑往院中一站,平心静气双手抱剑,剑尖指天,双目平视剑身,剑由心动,身随剑走。一剑含八式,八八六十四式,左右腾挪,上下翻飞加上漫天飞雪这样的场景妙不可言,美不胜收。爷爷练剑不同于一般武术的跌打滚爬,而是无论出招换式,都如行云流水自然随式,招不使满,气不上涌,整个一路练完给人以圆润和美的感觉,练者、观者都得到了美的享受,正应了“燕南瑞雪得一剑”之句。

  “赵北鹰声合瑶琴”一直无法验证,究其原因是自然条件所致,杭州上海两地很少有苍鹰,更别提听鹰的鸣叫声了,在燕南寄庐时经常听爷爷抚琴,每当夜阑星稀或大雨倾盆,爷爷都会焚一炉香,端坐在琴桌前静气调弦抚上一曲,由于大厅高旷加上琴桌面是块空心汉砖,琴声特别幽远绕梁不散,但总不能与鹰声挂上钩。后来有次去北京,因为我喜欢喂鸟,尤其喜欢北方的百灵,红子、红脖、蓝脖这几种鸟都善鸣叫且会学好些口子。北方人喂鸟讲究,一尾上品百灵鸟要压上十几套叫口,还要按顺序叫,不能叫乱了,什么蝈蝈、蟋蟀、鸣蝉、小鸡、小猫、小狗、小孩儿哭的声音都得压上,最难压的二种声音就是独轮车的吱妞吱妞声与苍鹰的鸣叫声。听北方鸟把式侃鸟经,为了压上这二口,半夜三四点即起来了,挑上二笼百灵,手里提二笼红子,摸黑出城门落荒,如小路上遇上独轮牛角车即跟在后面压吱妞吱妞的声音。到开洼地放下鸟笼往旁边一蹲,摸出烟袋锅装上一锅抽着闭目养神,就等东方鱼白,山梁上的苍鹰飞上天空觅食,盘旋着不时发出嘘嘘呦呦的鸣叫声,我问鸟把式这声音有什么好听,他说鹰的鸣叫声特别幽远,无论鹰飞得多高,好似它的声音总在你耳边回荡,百灵如能压上一口鹰叫声可就贵了。自北京回来悟出了这个理,苍鹰鸣叫声并不花哨,而是幽悠深远,琴声亦然。

  我也藏有一张“万籁鸣秋”的古琴,不知是何年物,琴背面除“万籁鸣秋”四个隶书外,还有一段长跋:“旧誌东岳枯桐生于石上,说者言有蛟龙
2009-08-11 11:29:36

  近两百年来,山东诸城县(古称东武、密州)形成了以王氏琴家为中心的古琴流派,后称这为“诸城派”或“琅琊派”。诸城派的风格别致,独有曲操,在齐鲁琴坛乃至大江南北都有很大的影响。山东历城(今济南市)毛式郇传下来的《龙吟馆琴谱》、诸城王既甫传下来的《桐荫山馆琴谱》都是研究中国古琴的珍贵资料。  山东诸城琴派的渊源,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中叶。分别源于“虞山派”和“金陵派”的王既甫(1807—1886)和王冷泉(1807—1877),由于二人师承不同,所以在诸城自然地分成两个支派。一支是王既甫传下来的。王既甫传给儿子王心源。王心源(1842—1921)琴艺高超,当时的古琴界称他和另一支创始人王冷泉为“诸城二王”。王心源传-王心葵。王心葵(1878—1921)博才多学,从王心源先生习琴,兼学王冷泉先生琴谱,又吸纳了山东民间音乐,历十二载,融会贯通、并蓄南北,从而形成了诸城琴派。  王心葵青年时代东渡日本,学习西乐六年,得学士学位。归国后在济南大明湖畔创建“德音琴社”传琴。1919年被蔡元培请至北京大学任教,从而开创了古琴教学进入高等学府之先河。由此,这一琴派逐渐流向全国,从学者甚众,遍及华夏。  王心葵先生是山东诸城派发展到顶峰时期的一位重要代表,是诸城派杰出的琴界宗师。诸城派之所以在近代琴坛成为融古开今、别具一格的古琴艺术流派,并被琴坛所公认,与王心葵先生一生的艺术实践活动和影响密不可分。王心葵先生是早期诸城琴家中,培养门人子弟最多、教学最有成就的古琴大师。他的门人子弟中,其佼佼者如詹澄秋、詹静秋、张友鹤、王生香等。  另外,在王心源将琴艺传给王心葵的同时,也传给了自己的儿子王秀南,王秀南又传给了女儿王凤襄和门婿张育瑾。  詹澄秋(1890—1973)名智濬,字水云,别号襄阳学人。于清宣统年在家读书之余自学琴曲十二首。于1912年从师王心葵学习琴曲十八操。著有《梅云馆琴谱》、《和平正音》、《琴歌集》、《瑟谱》,写有“嵇中散赞”诗。曾担任山东政协委员、山东音协副主席、山东文史研究馆馆员。1956年,中国音协副主席、北京琴会会长查阜西率众“万里访古琴”到济南,拜访了詹澄秋,听他演奏和为他录制了琴曲,并聘其为“中国音乐研究所特邀演奏员”,曾应邀赴北京演奏、录音。詹澄秋有十七首琴曲传世,有五首曲目被辑入了1962年8月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《古琴曲集》中。王心葵1921年卒
2009-08-10 11:24:41

  师曹,春秋时期卫献公的乐师。  《国语》记载:卫献公是卫定公的儿子,为人倨傲无礼。师曹曾经指教过献公的嬖妾学琴,嬖妾不好好学习,师曹责打过嬖妾。献公袒护嬖妾,竟把师曹责打了三百鞭子。结果,就是这位毒打师曹的卫献公,因残暴而失民心,最终被国人赶跑了。

2009-08-06 15:30:30

  钟仪,春秋时期楚国人,是现存记载中最早的古琴演奏家,世代都是宫廷琴师。
  据《左传·成公九年》记载:公元前582年,晋侯到军中视察,发现了一个戴着南方楚式小帽的囚徒,就问左右:“这是什么人?”人们回答说:“这个人正是两年前郑国献来的楚囚钟仪。”钟仪自称是伶人,晋侯就给他一张琴,命他演奏。钟仪弹奏的都是南方楚调,晋侯认为钟仪没有背弃本职,不忘记故土。为促进两国的和好,就把他礼送回楚国。
  从这个记载可以看出,钟仪当时弹奏的乐曲,已有鲜明的地方风格。这种地方风格,一定是与当地民歌以及地方语言有着密切的联系,说明在当时古琴已出现风格与流派的现象。


2009-08-04 15:50:36

  师中,西汉琴师。  师中原是东海下邳(今江苏宿迁)有名的民间琴手,在他的影响下,当地民众喜好弹琴。汉武帝时被荐入宫为鼓琴待诏。  师中著有《雅琴师氏八篇》。过了一百多年,刘向《别录》中仍记载“至今邳俗犹多好琴。”

2009-08-03 14:23:51

  李疑是隋代民间琴师,他所弹的琴之腰部装饰以连珠彩弦,名为“连珠”,故被世人称为“连珠先生”。  李疑作有琴曲《草虫子》、《规山乐》及三十六小调,三十六小调可能是指多首通俗小曲。另外,隋代的《琴历头簿》中的《连珠弄》相传也是他的作品。  李疑擅弹刘琨的《竹吟风》、《哀松露》。

2009-07-31 14:07:43

  陈世骥,字良士,吴江人。工于琴,兼长书、画、铁笔。近代琴家。  陈世骥得到《与古斋琴谱》之后,“眠食与俱者三阅寒暑”。在演奏中他又融会了王坦的《琴旨》, 在上海和祝桐君、何桂笙一起研讨,编写了《琴学初津》。二十年中改写了三次,于1902年定稿,虽未及付印,但颇有影响。书中所收五十曲,他都详加评论,被认为“无不中彀,言之启豁人心,句句开通奥窍”。“同调诸公无不叹服”,“从学者桃李盈门”。

2009-07-29 10:48:17

  王坦,字吉途,乾隆初年南通州人。
  王坦从小跟父亲学琴时,就对古今定调名称的矛盾现象提出了疑问。受到父亲的训斥,以后就不敢复请。但他对于这一个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,总是怦怦于心,历有年所。父亲去世之后,他又挟琴走四方。有善琴者,即与之往复质疑,卒未得一当。向琴人请教也没有结果,于是又向藏书家借阅历代律书,关于琴律的问题还是始终得不到解答。最后他自己反复潜玩,沉思累日夜。以五声之数核其理,然后悟一弦之为徵也。原来琴的七条弦序,在演奏中早已经是第一弦为徵音,可是在许多理论著作中,却一直把它作为宫音,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矛盾现象。由于他弄通了这一关键问题,和它相联系的许多问题,也就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。于是王坦引而伸之,触而长之,经过了五年的努力,在乾隆九年(1744年),写出了《琴旨》一书。此书被誉为发前人之所未发之旨(《琴旨·自序》)。以后琴家,如吴?、陈世骥等人,都从这本书中得到了有益的启示。
  王坦懂得琴曲最初是由歌唱演变而来的,但他和严徵一样,对后世一字对一声的填词做法,非常反感,认为是:谬种流传,不仅失去了歌咏言的传统,而且远不如元曲那样抑扬高下、宛转可听。他认为古曲离开了原词,传之已久,不需重新填配,以免歧而二之。主张就音乐本身来欣赏,说:声音之道,感人至微,以性情会之,自得其趣,原不系乎词也(《琴旨·有词无词说》)。
  对于琴派,王坦认为是由于不同的生活风尚所导致的,五方风气异宜,故俗尚不一。说它们传派虽分,音律实合。并评论当时琴派说:中州派高古端严,宽宏苍老,然用意过刚,殊失仇柔乐易(意?)。浙派清和善俗矣,借其填词合曲,好作靡曼新声。八闽僻在边隅,唐宋后始预声名文物,其派多弃古调,务为不经之词,岂无乖于正始?金陵派之参序有节,抑扬有纪,可谓得古韵之遗。第取促节繁声,犹未免六代淫佚之失。在这些派别中,他对浙派、八闽肯定较少,对中州、金陵肯定较多。最后谈到虞山派,则大为赞扬:一时知音,遂奉为楷模,咸尊为虞山派。虽其中也有人喜工纤巧,好为繁芜,那是他们以赝乱真的缘故(《琴旨·支派辨异》)。


2009-07-29 10:41:44

  王宾鲁(1867年—1921年),字燕卿,山东诸城人。清末民初著名琴家、音乐教育家,梅庵琴派(诸城琴派)创始人。
  王宾鲁受学于王雩门,经康有为介绍,到南京高等师范教琴。他的风格流畅,绮丽缠绵,在诸城派中别具一格,同时他也是梅庵琴派的代表人物。他善于吸收时曲编之入琴,所传十四曲经弟子徐卓、邵森编印为《梅庵琴谱》。
  王宾鲁的演奏艺术,重视技巧,充满着地区性的民间风格,感染力极强。他在晨风庐近百人的琴会上惊倒四座,这是后来他所传《梅庵琴谱》风行一时之故。其指下滑音最富,风格迥异寻常,从之学者甚众,仅南通徐卓、邵森二人入其堂奥。
  1921年夏历4月18日殁于金陵,享年54岁。遗言埋骨清凉山麓。


当前 1页/3页 首 页 下一页 末 页